首页 K维生活 E蕙生活 Z再生活 Y懂生活
主页 > Y懂生活 >DJ陈志康母亲被杀案‧死者夫:我一眼认出就是他 >

DJ陈志康母亲被杀案‧死者夫:我一眼认出就是他

DJ陈志康母亲被杀案‧死者夫:我一眼认出就是他(吉隆坡讯)MyFm电台DJ陈志康母亲黎金莲被杀案于週一复审,除了第一名证人陈志康指观看闭路电视录影后认出兇手是被告Kenny林康伟(译音),第二名证人兼死者的丈夫陈元清亦坚称:“我头一眼(第一眼)睇CCTV(闭路电视录像),就认得是他做的(指被告杀死其妻子)!”陈元清(64岁,建筑重机械商人)週一在庭上以广东话供证时,大声指被告就是杀死妻子的兇手。他在接受主控官珍莎米拉副检察司引导下指出,案发当天马上联络公司书记,要求开启闭路电视的录像,观看后就认为兇手是Kenny(被告)。“我看了闭路电视后,就肯定是谁做的(杀死妻子),我之后就跟着陈先生(警官)前往报案,当陈先生问我认得兇手吗?我说是他(Kenny)做的!”他强调,他是依据闭路电视影像中,家里狗只是跟着兇手,然后在看兇手的身形,因此认定是Kenny干下这起兇杀案,并说他知道Kenny是儿子的朋友,曾看过Kenny到访他的家。他是继陈志康过后,第二人在庭上指通过被告身形就认出兇手是被告的证人。陈志康:这段关係不健康陈志康在庭上重申,对他而言,他与Kenny(被告)的情侣关係是他的全部,但却不健康,因为依据他们吵架、争执、被告妒忌、就小事斤斤计较的行为、讲他家人坏话的次数来看,这段关係根本就不健康。他解释,Kenny会不时走过来跟他说哥哥、姐姐、妈妈和姐夫种种的不是,只要是Kenny看不过眼的就会告诉他,而他的母亲是被说坏话最多的一位,然后就要求他做些什幺应对。“例如妈妈怎样对待我们,说我家人的行为品格不好或什幺的,什幺都批评一轮,还说妈妈不知如何教导孩子,我哥哥很懒惰。”他透露,有一次他们一家和亲戚到香港旅行,母亲要求Kenny帮忙拍照但被拒绝,Kenny之后还向他投诉指母亲不尊重他,只把他当作是一名摄影师似的,还责怪他没有保护他。谈及母亲在两人情侣关係接近尾声时,是否还依然相信Kenny的为人,陈志康说,经过“曲奇饼争执”后,母亲已开始发现Kenny有些不妥当,对他说本身已60岁,没什幺多日子能够看着儿女,还说他并不知道Kenny一些不为人知的怪行,由此可见母亲已不相信Kenny了。“妈妈当时是非常害怕我会因为Kenny而离开家,所以特意打电话来告诉我这些话。其实我和Kenny的关係一直在恶化,甚至在一起的第一个月就开始吵架。”陈志康的母亲因把原本要送给被告的一包曲奇饼转送给亲戚孩子,导致被告深觉未被尊重,因此和陈志康的哥哥起争执,然后再和母亲吵架,搬离陈志康的住家。分手后要求退还钥匙陈志康指出,因为被告一直和他的家人合不来,所以自“曲奇饼争执”后,他未要求被告搬回他的住家,只是手背和手心都是心头肉,一边是深爱的伴侣,另一边则是家人,所以他选择轮流在家里和被告家住几天。但他说,两人最终还是分手收场,当被告后来到他家说要收拾私人物品时,他并没有蓄意挑衅对方,只是要求被告退还住家钥匙。从身形走路姿势认出兇手陈志康在之前以及週一早上供证时再度强调,从闭路电视的录像中,兇手所穿的鞋子、牛仔裤、头盔、身形和走路姿势,马上认出兇手是Kenny(被告)。熟悉住家环境“我毕竟和他住在一起这幺久,我认出兇手的走路姿势,给我有很熟悉的感觉,而被告也是一个非常注意细节的人,就和影像的兇手一样,无时无刻都会记得关上铁闸。”他说,被告非常熟悉他的住家环境,而影像中的种种让他深感熟悉,影像中的人就是Kenny。另外,陈元清说,案发当天()约晚上10时30分接获邻居来电,被告知他的妻子遭人杀死,躺卧在排屋篱笆内的大门前,还说很多警察围绕着他的住家。“当时我就立刻回去,到家的时候已是晚上10时30分,我看到太太躺在地上,就在铁闸门前的地上,很多人在看着,也有很多警察在那里。”他披露,当时他赶快联络所有儿女,然后打电话给公司书记开启闭路电视拍摄的影像,因为是这名书记负责闭路电视安装事宜。(CD)“马来西亚粤语”引哄堂控方指责通译员在翻译广东话证词错误,但通译员反指证人耳朵不灵光,并且源自不同地区的广东话都稍有分别,未料证人声称本身的广东话是大马人都晓得的“马来西亚粤语”,因而引起哄堂大笑。通译员被指译错陈元清要求以广东话供证,法庭委派华裔女通译员在庭上翻译,未料在主控官盘问数分钟后,另一名华裔控方律师即表示翻译出错,通译员说出的并非证人所讲。此时,法官即询问通译员的母语是否广东话,通译员说是,并指因为证人耳朵不灵光,或因此不明白其翻译,甚至还说本身曾在加影和万津法庭翻译时不曾出现问题。“不同的地区的广东话会有点儿不一样,我的广东话是香港和怡保的,证人耳朵不好,我被逼要讲大声。”当通译员询问证人的广东话源自哪一地区,陈元清没好气的说“我的是马来西亚广东话”,逗得法官、控辩律师和民众哄堂大笑,而通译员则尴尬的不出声。不过,法官认为有必要展延审讯,并委派另一名可说流利广东话的高级通译员。‧2014.02.1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