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K维生活 E蕙生活 Z再生活 Y懂生活
主页 > Y懂生活 >西方的水晶灯和东方的纸灯笼,真的不用比哪盏比较亮 >

西方的水晶灯和东方的纸灯笼,真的不用比哪盏比较亮

最近这几年,来欧洲留游学的风潮盛行,年轻学生也愿意刻苦从零开始学习英语之外的欧洲语言,藉此更融入当地的文化。亚洲的学生愿意行千里,放下一切学习新文化,新思想与学习,因为在太平洋的岛国内,整天接收来自国外的媒体潮流,我们认清自己的不足和了解所需要学习的事物是永无止尽的,我们是谦虚但或许也参杂着些许的自卑感。

但是,台湾或亚洲真的不如西方国家吗?

这几年,网路媒体总是充斥着「欧洲都怎样,反观台湾⋯⋯」等文章,我知道台湾市容难看,问题繁多,但是否真的如此不如人?也是过来人的我在欧洲生活以后,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刚来欧洲的前两年,我鄙视台湾的所有一切自我感觉良好,觉得欧洲甚幺都好,即使感觉不舒服,我也尽量尝试调整自己,认为是自己的问题。两年后,我正视了自己以往不愿面对的欧洲负面问题而开始更珍惜台湾,之后渐渐平衡了我的观点。

现在第十一年了,在台欧两地跑的经验,我确认了台湾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欧洲许多国家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嫌弃台湾或其他国家。有些仗着自己在欧洲留学或伴侣是欧洲人就对台湾指指点点的人,其实只是在显现自己的自卑感而已。

亚洲在近代对欧洲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就像百年前法国凡尔赛贵族们在中国热潮时,对亚洲或中国幻想一样,没实际到过中国却盲目崇拜。有一篇文章用德国的都市价值观来审视台湾的街景,但若是要比较的话,或许他们可能忘记了,在欧洲除了漂亮的中世纪城镇和自由风气之外,还有这些问题:

    百年的老房子被喷漆涂鸦公共厕所和物品随时就被破坏 许多人不洗澡到发酸发臭在街上到处都是沿街撒尿受过教育的大学生成群像猴群般在电车上喝酒鬼吼鬼叫古城区之外,新城区又髒又破又臭毒虫酒鬼在街上叫骂讨钱公共场合亚洲女生从头到脚被视姦或是肢体骚扰店家服务态度嚣张欠打老人闲闲没事到处碎碎念找人麻烦满街狗屎秽物公共厕所屎尿漫布抢劫、偷窃、调戏性骚扰无论是否跟你认识,看你不顺眼对你不爽就当众直说,并对自己的直接感到自豪,但不许你对他直话直说食物比起中亚和亚洲平淡无聊(纯属个人观点)德国铁路被大误点很正常,準时代表有奇蹟发生上火车电车时常争先恐后,没有队伍可言

有人说可能我把欧洲大城市的缺点给放大了,但住在德国城市市中心的我,实际上每天发生的事情就有:酒鬼在半夜叫嚣,屁孩在火车上喝酒鬼叫,毒虫在大街上吸白粉,德铁每天必误点上班上课迟到很正常,跟商家买东西像你欠他钱一样,走路得避免地雷般的狗屎秽物,店家的玻璃或新漆的墙壁在隔天就被打破或是被喷漆,亚洲女性朋友在公共场合被视姦甚至言语性骚扰,半夜回家醉汉坐在你家门口一副理所当然样⋯⋯。是的,这些事情几乎是每天必发生,一点夸大都没有。

以上几点除了欧洲却是在世界各个角落都可能发生,但欧洲的形象被欧洲人甚至更多的亚洲人拿来当作拿来教训自己国家的典範,毫无判断能力的人以欧洲的视野和价值观来批评自己国家或世界诸国,彷彿能显得自己高人一等。

西方的水晶灯和东方的纸灯笼,真的不用比哪盏比较亮 作者拍摄西方的水晶灯和东方的纸灯笼,真的不用比哪盏比较亮 作者拍摄

当然我也可以,甚至写过和列出好多欧洲令人羡慕的优点,但我想这些他们自己和全世界都很清楚。有趣的是,亚洲人几乎在欧洲是最乖又最守法的族群,但总是被嫌东嫌西,我曾经看过亚洲情侣安静的走在街上没事突然被老人臭骂,或是女生即使有男友在身边依然被调戏,层出不穷。但鲜少看见德国大学生在火车上喝酒鬼叫时,当地老人叫他们闭嘴的情况,不知道是欺善怕恶还是习以为常?

在台湾半夜十二点除了小心不要被酒驾车撞到之外,外出买宵夜是稀鬆平常的事情,若是有屁孩在公共场合喝酒鬼叫,当天会被录下来,隔天就会上新闻,想耍白目的人得自危,更别讲毒虫在主要大街上当街吸白粉这种情况,在台湾出现会如何?

这是欧洲,一个拿掉粉红色眼镜的真实欧洲。

是的,用西方观点来要求世界其他国家的年代已经过了,一个国家本当就有正面与负面的地方,没有必要自以为是的拿其他国家来跟自己做比较。请先丈量一下自己的尺寸,有甚幺资格指点他人?

有篇文章拿台湾街景来和德国的街景比较,作者自己也表明是来自德国的乡下小镇,欧洲的乡下生活的确是安逸,安静乾净整洁,也的确如果你没有打理好自家门面,邻居会说嘴(或者你可以诠释为:我家是我家,没有妨碍到他人,甘你邻居屁事?)拿这种几千到几万人口的安逸小镇来和台湾大城市战后短暂求安逸而建造的老旧巷弄来比较,我认为有失公允。

台湾的街景如何大家你我都知道,但这牵扯到的是台湾潮湿炎热的气候,地理位置,近代历史发展和人文。再说德国战后的建筑也是难看至极,被屁孩、变态、喷漆、酒瓶与尿骚味给垄罩着。

西方的水晶灯和东方的纸灯笼,真的不用比哪盏比较亮 作者拍摄

台湾需要改进的是加强整体的环境,这也是我觉得台湾最不足的地方,台湾大众追求的是方便,不想被限制,而忽略了整体环境的维护,这是种自私的表现。但近年来,台湾的年轻人开始重新审思并且大力求改变,许多上一辈因个人方便而沉沦已久的问题再度被拿出来讨论,甚至改革。

德国呢?许多德国年轻人反倒是在用最快的速度摧毁老人们当初打造的美好环境,因为我看到的是他们的自私与「我喜欢有甚幺不可以」的个人主义,台湾人自私,但我不知道在这一点,同样自私的德国有甚幺资格评断台湾。

从客观的角度来审视台湾的街景是好的,也是让台湾不断进步的动力,但用西方的角度来看台湾,甚至形容为第三世界,我认为一点资格都没有。

我认识很多台湾人在一开始来到欧洲求学时,被当地人或是刚交往的欧洲男女朋友要求改变自己。他们来到欧洲前从来不是一个自视甚高的台湾人,而是以求知识的心态谦虚来学习的,结果自信心大受打击,因为被一些欧洲人或伴侣要求改变他们亚洲的习惯和作为,比如说「我们欧洲都这样,你们亚洲为何不这样?」、「我们德国人晚上都和朋友喝酒开趴,你们晚上在家喝茶怎幺像老人一样」(以上为真实故事)。

我发现台湾人出门在外受委屈,往往是把错往自己的嘴里吞,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是不足的,才出远门离家学习。大部分的台湾人都有一个认知,就是知道自己的国家绝对不是在各方面都是最优秀的,我们想要接触海外的事物,想要学习,认清我们小国的渺小,所以有时候我们甚至过度矮化自己,过度的追求国外的东西而忽略了本身的价值。

所以我最讨厌的是,只站在西方高高在上的观点来评断世界的人,无论是欧洲人还是留欧的亚洲人,我倒觉得未来全世界最需要的是更大包容,用不同国家的观点看世界,互相理解与体会其历史与文化的缘由。

我有许多来台湾的欧洲朋友,喜爱台湾的地方不是台北信义区那种「国际或西方标準下的都市风景」,而是破旧的新北市老街,美食摊贩的飘香和全家大小骑着摩托车下班下课的街景。当然这些景象可以改善为更乾净的环境,和减少噪音汙染,但这也的确是台湾的一个文化风景。我期望的是或许未来政府和人民可以提倡复兴,重新打造像是古早的鹿港小镇或大稻埕的橘红色城市风格,或是改善广告看板与繁杂的铁窗。

西方的水晶灯和东方的纸灯笼,真的不用比哪盏比较亮 作者拍摄西方的水晶灯和东方的纸灯笼,真的不用比哪盏比较亮 作者拍摄西方的水晶灯和东方的纸灯笼,真的不用比哪盏比较亮 作者拍摄西方的水晶灯和东方的纸灯笼,真的不用比哪盏比较亮 作者拍摄

为何全世界都要以西方国家的价值观和美学为标準?在约旦和以色列,许多小镇也是又髒又破,但却瀰漫着迷人的香辛料,与人们悠闲好客的氛围,交通乱,人声鼎沸,但好温暖好人性;但在德国小镇,除了眼镜行之外几乎是死城一般的无聊透顶。难道要用所谓西方的观点来批判这些热闹,吵杂的中东市集和社区是不文明吗?我还真怕要是全世界的城市都演变成了西方城市那种无聊又冷淡样子,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要选择的是跟随西方呼吁的生活,还是找寻自己的路?

西方在近代走过了我们正在走的路,所以我想参考和借镜永远是好的,甚至有时候自己没有走过的路,仍然需要自己走过一趟才能亲身体会和学到教训。

我们没有比较差,批评我们的那些人也没有多好,最好的方式是认清学习自己不足的点处,并正视和坚持我们自己的价值。国外的月亮总是比较圆,家花哪有野花香,写这篇不是给能够看清事物的好坏只学优点的人,而是针对于盲目崇拜西方而自贬的人,或用西方所有单方面的价值观来看待世界的人。

我们要学的还有很多,但同时被我们忽略,遗忘或不好意思展现的价值也非常多。很多时候西方闪亮的水晶灯和东方精美的纸灯笼,不用比哪盏比较亮,只需互相欣赏辉映。

西方的水晶灯和东方的纸灯笼,真的不用比哪盏比较亮 笔者拍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